首页> 全部小说> 现代言情> 郁晚后续

>

郁晚后续

郁晚著

本文标签:

《郁晚后续》是作者“郁晚”的代表作,书中内容围绕主角郁晚贺牧之展开,其中精彩内容是:《郁晚贺承衍》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郁晚所写。网络热度颇高!精彩内容:...《郁晚贺承衍》第4章免费试读 入夜,郁晚失眠了,想起一些旧事。大约去年这时,贺牧之刚刚开始玩赛车,出过一次车祸。那回......

来源:xkxs   主角: 郁晚贺牧之   更新: 2024-06-13 11:08:28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现代言情《郁晚后续》目前已经全面完结,郁晚贺牧之之间的故事十分好看,作者“郁晚”创作的主要内容有:不光她以为贺牧之要死了,贺牧之自己也以为自己要死了,他在救护车上短暂睁眼的一分多钟里,喊小栀子。郁晚赶紧凑过去,她的手被贺牧之一把抓住。他的手很凉,郁晚双手捧着摩挲,流着眼泪让他不要说话了。可他还是在喊小栀子...

《郁晚贺承衍》 第4章

《郁晚贺承衍》精彩小说,是小说写手郁晚所写。
网络热度颇高!精彩内容:...《郁晚贺承衍》免费试读入夜,郁晚失眠了,想起一些旧事。
大约去年这时,贺牧之刚刚开始玩赛车,出过一次车祸。
那回郁晚差点被吓死,贺牧之从车里被人抬出来时,满头都是血。
不光她以为贺牧之要死了,贺牧之自己也以为自己要死了,他在救护车上短暂睁眼的一分多钟里,喊小栀子。
郁晚赶紧凑过去,她的手被贺牧之一把抓住。
他的手很凉,郁晚双手捧着摩挲,流着眼泪让他不要说话了。
可他还是在喊小栀子。
郁晚不确定他是不是清醒,她在他耳边说:“我在呢。”
他看了她一眼,好像才放心了,又陷入昏迷,只是手还紧紧地抓着她的手,又喃喃叫了声小栀子。
好在贺牧之命大,这伤看着严重,其实不然,手术也不大,在医院里躺了将近一个月,然后回家休养,三个月和半年的复查情况都还不错。
贺父贺母因为这件事勒令贺牧之不准再玩赛车,但郁晚知道,他还是在偷偷地玩,只是没法明目张胆参加比赛。
没人能管得住贺牧之,她也曾经试图劝说,他总是插科打诨带过话题。
不过,这场车祸在郁晚心里,意义绝对不是单纯的阴影,贺牧之昏迷时叫的是她的名字,就连他那些玩赛车的队友都听到了,他们也都认定她和贺牧之是一对。
那时她就想,贺牧之心底,总还是有属于她的位置的吧。
这事儿真是没处说理去,一个男人昏迷的时候喊着她的名字,抓着她的手,谁能想到他其实并不喜欢她。
从来没喜欢过。
郁晚睁着眼在黑暗里想这些,一股沉钝而又缓慢的疼痛,从心口往四肢百骸蔓延,眼泪从眼角安静地滑落下去。
翌日早晨去上自习,仍是没法专心。
她和贺牧之从前就算有些小打小闹的不愉快,也从来不隔夜,要么他会主动和她说话,偶尔她也会低头。
可这一回,到了中午,她没有再收到贺牧之的消息。
午饭时,郁晚接到一通许母赵念巧的电话。
“牧之打架那事儿,你清楚吗?”赵念巧说:“昨晚贺家闹得挺凶,老头子差点被气得犯病,牧之也被关在祠堂一个晚上,听说还挨打了。”
郁晚心口一沉。
贺牧之是贺家的宝贝疙瘩,她从来没见贺父贺母对贺牧之动过手,以前偶尔也会罚跪祠堂,但最多也就一两个小时。
对贺牧之那样的少爷,这次的惩罚算是很重了。
“我看他爸妈也是头痛,尤其他妈妈,本来还指望他继承家业呢,到现在还不务正业的,还打架……这样子,还不如那个私生子贺承衍,我听说私生子反倒争气,在国外念书的时候就上班了,回来直接带着工作经验和从国外挖来的团队,进了贺氏总部,再这样下去,这贺氏将来会落到谁手里还真不好说。”
赵念巧絮絮叨叨说贺家的八卦,郁晚却没细听,她已经开始收拾东西,准备出门了。
挂断电话,她背上包下楼,打车回家。
只是,到了自己家别墅门口,脚步却没停,绕过去,按响了贺家的门铃。
贺家的保姆过来开门,见是她,面露喜色:“栀子来了,你赶快和太太说说吧,牧之都跪了一夜了,到现在还没放人呢,再这样下去,身体怎么受得了啊。”
看来这次贺牧之是真的把他父母惹毛了,郁晚不敢耽搁,赶紧往主屋里走。
贺牧之虽然体质不错,但毕竟出了车祸至今也就一年多,跪一夜……她听着都开始着急了。
贺父大概是去上班了,此时主屋客厅里,只有贺母。
郁晚过去恭敬地打招呼,“贺阿姨。”
“栀子,”贺母付婉雯见着她,“你也帮忙多看着点牧之啊,你看他成天闯祸,我这个当妈的说了他也不听……”付婉雯抱怨很多,贺牧之不成器,还不如私生子上进,她这个当妈的都面上无光,脸色也难看,“对了,我听说牧之这次打架和一个女的有关系,你知不知道是怎么回事?我问那小子好多遍,他就是死活不肯说。”
郁晚低着头,手缓缓攥紧,很久,她小声道:“对不起贺阿姨,是因为我。”
付婉雯眉心蹙得更紧了。
“有个男的欺负我……”郁晚抬不起头,声音很弱,“牧之就帮我拦了一下,然后不知怎么就打起来了……”她就连现场的情况都不清楚,说得非常含混,“你们不要再罚牧之了好吗……他不是故意闯祸的,是为了帮我。”
付婉雯定定地盯着郁晚看,郁晚感觉就像是在被凌迟。
她的脸颊滚烫,是因为羞愧。
贺父贺母对她其实很不错,但为了贺牧之,她对他们说谎已经不止一次了。
良久,付婉雯叹口气,“栀子,那可是酒吧,你说你……你以前挺乖的,你怎么能和牧之去那种地方呢?”郁晚头更低,只觉得难堪,“对不起。”
“牧之生性不羁,我这个当妈的管不了,就指望你帮忙多管管他,但你现在这样……”付婉雯摇头,“真是太让我失望了。”
郁晚指甲将自己掌心抠得泛红,忍不住对自己洗脑:没事的,反正以后要做贺家媳妇儿的人不是她,贺母怎么看她也不重要。
付婉雯起身,往祠堂方向走,郁晚没有跟过去,她知道付婉雯这是要放过贺牧之了。
付婉雯其实很宝贝贺牧之的,如果不是真的被气到了,也不会为难自己儿子。
贺牧之揉着跪得发麻的腿走到客厅,瞥见郁晚,走过去在她旁边坐下。
郁晚看了他一眼,没说话。
他腿疼,哪怕他没有那么老实,站站跪跪坐坐地蒙混,可好歹也是一夜,现在这双腿都不像是自己的了。
郁晚看到他脸颊肿着,还有个明显的五指印,大概是来自贺父或者贺爷爷,她没有问,而是问起付婉雯,“贺阿姨呢?”“上楼去了,说是不想看见咱俩,还说让咱俩都自省,以后别去酒吧。”
贺牧之浑不在意,“我妈就是管得太多,现在年轻人玩的地方就那么几个,按她说的这样哪里也不能去。”
郁晚站起身,“那我回家了。”
“等等,”贺牧之一把抓住她手腕,仰头看她,又压低声,语气带着些许柔意:“我妈是不是说你了?”

《郁晚后续》资讯列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