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全部小说> 穿越奇情> 洞房夜,隐疾王爷睁开眼

>

洞房夜,隐疾王爷睁开眼

褚文靖著

本文标签:

来源:ywqd   主角: 褚文靖沈明雅   更新: 2023-01-09 06:14:30

在线阅读

【扫一扫】手机随心读

  • 读书简介

网文大咖"褚文靖"最新创作上线的小说《洞房夜,隐疾王爷睁开眼》,是质量非常高的一部穿越奇情,褚文靖沈明雅是文里涉及到的关键人物,超爽情节主要讲述的是:沈清歌搓搓手,"嘿嘿"一笑:"战神,商量件事儿,你说现在开春儿,天会越来越热了你这一身的鸡毛,到时候别热出个好歹,借我几支,我做一个鸡毛毽子,怎么样?"战神似乎明白了她的不轨心思,躲得她远远的,警惕地望着她沈清歌一步一步向着战神逼近,趁其不备,一跃而起谁知道战神早有防备,"扑棱棱"地飞起来,逃离了她的魔掌,然后飞上院中的海棠树,又爪子一蹬,直接上了院墙,扇扇翅膀,"喔喔喔"地......

第四十五章 吃花酒的十王爷

战北宸没想到,沈清歌竟然有这样的本事,让钦天监监正帮她编造出这样的借口,来推拒皇后的特殊关爱。

两人之间,必然有交易。

战北宸叫来涵宝,涵宝也没瞒着,将钦天监监正向着沈清歌讨要指尖血做药引的事情跟战北宸如实说了。

监正有求于人,自然与人方便,与己方便。

战北宸虽说不信什么指尖血做药引能有什么药用价值,但是此事他倒是略有耳闻,一个巫医开出来的药方,自然是奇奇怪怪的。

因此也并未起疑。只是叮嘱早就已经叛变的吆五,盯紧了二人的行踪。

沈清歌更加忙碌起来。只是苦于战北宸已经起疑,不敢过于放肆。只在他出府前往军营之时,偷偷溜出王府,与涵宝在马车上乔装改扮了,四处问诊。

路过千金堂,沈清歌留在马车之上,远远地等着,涵宝入内,查看一眼千金堂的修缮情况。

不过是盏茶的功夫,涵宝就急匆匆地跑了回来。

“怎么了?沈清歌撩帘:“出了什么事情?

涵宝直接窜进了马车里,催促车夫:“快走。

车夫一扬马鞭,拐个弯,进了胡同。

涵宝撩起车窗帘子一角,偷偷向后张望,确认无人跟着自己,这才舒了一口气。

“怎么?遇到仇家了?

“比仇家还吓人。涵宝扭过脸来,神秘兮兮地道:“我刚才在千金堂遇到一个老熟人。

“谁?我认识不?

“认识。

自己与涵宝全都认识的人可不多,除了九王府的,便应当是将军府。

“别卖关子,快说。

涵宝兴奋地眨眨眼睛:“你绝对猜不到,卫婉莹!三皇妃!

卫婉莹?

沈清歌一愣:“她去千金堂做什么?

“看病!

“谁病了?

“不知道!涵宝兴奋地比划:“她是戴着斗笠的,但是她说话那腔调我简直太熟悉了,一听就知道。

她一进门,就说想要找你看诊,我担心被她认出来,吓得都没敢说话。郎中上前接待了她,问她哪里不舒服,她也不说。只说是遍寻名医都医治不好的疑难杂症。

沈清歌顿时就来了兴趣:“后来呢?

“后来郎中要给她请脉,她说不是她,是给别人问的。然后就掏出一个沉甸甸的元宝来,求郎中给通融。

郎中当着我的面,哪敢拿银子啊?一个劲儿地拒绝。

“然后你把银子接过来了是不?

涵宝不好意思地“嘿嘿一笑:“我就是想套她后面的话而已。

“那她说什么了?

“没说什么,就留了一个胡同住址,说你若是同意给她看诊的话,就直接去这个地方。

涵宝献宝一般,将手里的字条递给沈清歌:“就在三王府后门不远。

沈清歌没有接:“她是见过我的,与你更是熟悉,我若是接下来,那跟自投罗网有何两样?你该一口回绝了的。

涵宝咂摸咂摸嘴:“我就是有点好奇,不知道是谁能这样大的谱,让卫婉莹亲自前来求诊。不治可以,我去瞧瞧总行吧?

“好奇害死猫!沈清歌没个好气:“瞧把你激动的。

“我哪是激动?我是害怕她再万一认出了我,后面追过来怎么办?

他越想越是好奇:“你自己先行回府吧,或者就在这前面茶摊上等我片刻。这个地址就在旁边不远,我去瞧瞧,看究竟住的是什么人。

“我等你一会儿。沈清歌丝毫不以为意:“去可以,可别给我招惹什么事端。她卫婉莹的人,我可不想治。

涵宝满口应着,临近三王府,跳下马车,一溜烟地跑了。

沈清歌无奈地摇摇头,叫车夫就近停下马车。

一眼瞧见旁边的鸿宾楼,记得吆五说起过,里面的水晶肘子,薄如蝉翼,透明晶亮,蘸着蒜汁,吃起来弹性十足。

想了想,决定自己下车去打包几份菜,带回府上,跟涵宝吆五一块打牙祭,犒劳犒劳他们。

叮嘱了车夫原地等候,自己跳下马车,进了鸿宾楼。

因为已经过了饭点儿,大堂里没有什么客人,只有伙计在忙碌着收拾。

沈清歌取过菜谱,翻看两页,点了一个水晶肘子,一个腊味糯米鸭,一份泡椒耗儿鱼,还有一笼牛肉烧麦,坐在一旁安心地等。

一会儿,从二楼下来几位宾客。

走在中间的,是一位俊美风流的公子,身如玉树,面如冠玉,眼带桃花,身着一件豆沙色窄袖锦袍,衣襟略微敞开,显得整个人放荡不羁,还带着一股邪气。

他身边一左一右,则是两位打扮得花枝招展的美人。头上花团锦簇,身上薄衫笼罩,脂粉与唇上的胭脂已经有些乱,面颊酡红,明显是吃醉了酒。

两个女子一左一右,与公子哥搂搂抱抱,十分亲昵。再加上二人醉眼朦胧,衣衫不整,令人一看就知道并非良家妇女,怕是哪个楼里或者窑中的花姐,陪着客人出来吃酒来了。

沈清歌只扫了一眼,便扭过脸来,没有兴趣再瞧。

三人歪歪扭扭地走到柜台跟前,嚷着结账。

掌柜手里噼里啪啦地拨着算盘珠,随口就报出价钱来:“您今儿一共是花费了二两五钱银子。

“不多,不多!

公子哥随手往腰间摸了两把,愣了愣,然后再摸袖子。

“妈的,出门忘带银子了。

“啊?两个美人对视一眼:“您别跟我们开玩笑了。

公子哥的手就一直不规矩地在美人的腰间游走:“爷还能差了你们俩的银子不成?若是没钱赏你们,你们就干脆把我绑在床上,再睡回来,别让我走了,成不?

“讨厌!美人儿笑嗔着拧了他一把:“岂不便宜了你?

“分明是我喂饱了你俩,你俩却倒打一耙说我占了便宜。你俩到百花楼琳琅阁去打听打听,本王我这一身本领,哪个姐儿不是争先恐后地往自个屋里拽?谁会计较本王带没带银子呢?

掌柜暗地里撇撇嘴,有点不耻。

公子哥醉醺醺地拍拍柜台:“这样,掌柜,你差人前往十王府,告诉管事,就说他们主子吃花酒没带银子,让管事儿把银子给你。

沈清歌听三人污言秽语,不堪入耳,重新扭过脸去,装没听到。现在听这公子哥这样说,不由又扭过脸去,多瞧了那男子一眼。